乐鱼官网

聚焦IPO | 智立方依赖苹果公司遭掣肘,上市前夕实控人大笔分红惹人疑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5月18日 02:49

红周刊 记者 | 刘杰

智立方严重依赖苹果公司,令其多方面遭掣肘,经营风险高企;有迹象表明,该公司过高的毛利率也不甚合理;IPO前夕公司大笔分红,在“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之下,大量资金落入实控人自身囊中。

近期,核心业务为自动化测试设备和自动化组装设备生产及销售的深圳市智立方自动化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立方”)携招股书冲刺创业板。

从招股书来看,智立方下游客户为大名鼎鼎的苹果公司,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但过于依赖该大客户,也使得其遭遇多方面掣肘,导致经营风险大增。

更重要的是,诸多迹象表明,智立方的毛利率存在虚高之嫌,其财务数据真实性待考。此外,智立方实控人不但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而且于IPO前夕大肆分红,在“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之下,大部分资金落入了实控人自身囊中,这难免令人诟病。

严重依赖苹果公司

经营风险较高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智立方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0.71%、86.86%、89.49%,其客户集中度相当高,明显存在对大客户的依赖。那么行业内公司状况又如何呢?

智立方在招股书中将博杰股份、赛腾股份、快克股份、利和兴作为其同行业可比公司。上述期间,前述可比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平均值分别为63.30%、59.83%、66.80%,集中度也比较高,不过相比智立方来说,就有点“小巫见大巫”,智立方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较行业平均值分别高出了27.41个百分点、27.03个百分点、22.69个百分点,其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远超同行业均值,其中风险不容小觑。

在其前五名大客户中,苹果公司始终为其第一大客户。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智立方对苹果公司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58%、32.94%、34.93%。不仅如此,苹果公司还存在通过指定电子产品智能制造商与其签订订单的情况,考虑该部分订单后,其直接及间接来自苹果公司的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高达82.61%、75.83%、68.82%,占比相当高,可见智立方对苹果公司存在严重依赖。

过于依赖大客户,经营上就难免会深受大客户影响,使得相关风险大幅增加。事实上,智立方在这方面的风险已经有所显现。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智立方的毛利率分别为37.77%、53.45%、51.10%。由此来看,其2018年的毛利率明显偏低,而这背后的原因便与其第一大客户苹果公司密切相关。

智立方在招股书中介绍,2018年,苹果公司首次推出采用新光学识别技术的移动智能终端产品,该产品相应的测试设备需求大增,当年苹果公司集中向智立方采购了约1.3亿元的新款光学识别测试设备,这笔采购占智立方当年营业收入的将近一半。

智立方称,考虑到订单金额较大,为维持与主要客户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其采取了适当降低毛利率的定价策略。但是,因该款产品所使用光学识别技术为苹果公司在行业内首次应用,所需的部分光学模组相对较为小众,市场供给厂商较少,这导致智立方对上游厂商光学模组采购价格缺乏议价空间,故产品的直接材料相对较高。受上述两个因素影响,相应的产品毛利率已低于25%,进而拉低了整体毛利率水平。

由此不难看出,正是由于存在对大客户的依赖,智立方在经营上深受大客户影响,其在上下游产业链中均处于被动地位,话语权明显较弱,这对其未来发展显然是不利的。

超高毛利率可信度不高

上文提到,2020年,智立方的毛利率为51.10%,但同期内,其前述几家同行业可比公司毛利率的平均值则仅为44.19%,相较之下,智立方毛利率比行业均值高出了6.91%。那么其远超行业均值的毛利率是否正常呢?对此,《红周刊》记者对其毛利率相关数据进行了分析,发现其中存在诸多蹊跷之处。

营业成本对毛利率有直接影响,因此乐鱼官网先来对其成本进行验证。

招股书显示,智立方2020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了6343.81万元,占其采购总额的比重为38.80%,由此可知,其当年采购总额为1.64亿元。此外,据披露,其当年主营业务成本中耗用的直接材料金额为1.33亿元,占成本的比例为76.70%,直接材料相较采购金额少了3093.14万元(能源采购金额较低,忽略不计),这表明其本期并未将采购的原材料全部耗尽,故结转至存货后,将导致存货相关项目的增加。

进一步来看,2020年智立方存货中原材料金额为633.36万元,较上期末的522.83万元增加了110.53万元。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会领用部分原材料,因此存货中的在产品、库存商品及发出商品中也含有部分材料。

2020年,智立方存货中前述几个项目的合计金额为4627.94万元,相比2019年相同项目增加了2308.12万元。当年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为76.70%,据此估算,存货中其他项目增加额中包含的材料金额约为1770.33万元。考虑该部分后,智立方当年存货中材料的增加额合计约为1880.86万元,但这仍较上述3093.14万元的理论应增加额少了1212.28万元。

存货需要实地盘点,数据相对更可靠些,如果智立方存货数据真实,这就意味着其材料成本存在虚减的嫌疑,而这无疑会使得其当期的毛利率偏高。此外,采购数据也会对上述核算过程产生影响,那么其采购数据是否合理呢?

前文中乐鱼官网已经核算出,其当年采购总额为1.64亿元,其当期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3%,由此可估算出其含税采购金额约为1.85亿元。理论上,该部分含税采购金额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数据显示,2020年智立方“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87亿元,预付款项金额变动较小,可以忽略不计。将上述现金支出金额与含税采购金额相较,则多出了227.09万元,该部分金额理论上应体现为经营性负债的减少。

2019年末、2020年末,智立方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分别为2525.50万元、3590.10万元,2020年末较上年末增加了1064.60万元,显然,这与上述经营性负债应当减少的结论并不相符,二者之间存在1291.69万元的差额。若智立方现金流数据真实的话,那么其可能虚减了部分采购金额。

结合上文分析,如果其采购总额更高的话,则上文中其营业成本可能虚减的金额会进一步增加,故智立方的当年远超行业均值的毛利率可信度不高。

IPO前夕大笔分红

实控人获利颇丰

据招股书显示,智立方的实际控制人邱鹏、关巍、黄剑锋合计直接及间接控制公司93.30%的股份,可见,智立方“一股独大”的现象极为明显。同时,邱鹏任公司董事长,关巍任公司董事、总经理,黄剑锋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均为智立方重要管理人员,对公司经营决策、人事任免、财务管理均有重大影响。那么,倘若智立方的实控人凭借其超高的控股地位牟取私利,中小股东的权益恐怕将难有保障。

事实上,上述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智立方此前就曾发生过实控人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智立方曾向黄剑锋、关巍分别拆出了300万元、214.97万元,其中黄剑锋占用资金的时间将近一年。

此外,智立方还存在IPO前夕,大额分红的情况。

据招股书披露,2018年,智立方并未实施分红计划,而至2019年,该公司突然大笔分红1亿元。上文乐鱼官网提到,2019年其营收还处于负增长的状态,此时公司竟然选择分红,着实有些奇怪,难道其账户上钱很多吗?然而根据财报数据来看,其当年期末账户上的货币资金还不足1400万元。

事实上,智立方并非只有这一次分红,就在IPO前夕的2020年,智立方再次慷慨分红,这次分红金额为3000万元。由于智立方股权高度集中,也就意味着其逾亿元现金分红大部分都落入了实控人的囊中。

公司本就没有多少资金,实控人却在上市前夕忙着分红,如此管理方式之下,公司未来发展难免令人担忧。

(本文已刊发于5月15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乐鱼官网》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乐鱼官网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乐鱼官网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乐鱼官网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