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鱼官网

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遮羞布被扯下,联合做庄潜规则浮出水面!“叶飞概念股”全线爆跌,中间人+基金经理提成达6.5%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5月18日 03:09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近日,知名私募人士叶飞关于“市值管理”一事的爆料引发轩然大波。中源家居、众应互联、今创集团等个股上爆料名单,在这些公司十大流通股东中,牛散抱团持有、持仓快进快出现象成为共性。而回溯这些牛散持股,可以看到身具“杀猪盘”特征的利通电子、仁东控股等个股与他们的抱团持仓均有关。

此外,《红周刊》记者获得的电话录音也显示,在相关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过程中,中间人+基金经理可提取总资金6.5%的费用作为报酬。

叶飞爆料震动市场,证监会启动调查

“叶飞概念股”周一全线暴跌

近日,知名私募人士叶飞在微博上爆料称,中源家居为了市值管理,通过盘方蒲菲迪在3月底向叶飞提供了上市公司200名股东名册等资料,蒲提出锁仓代持并许诺股价拉升30%,再由叶飞撮合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等作为下家来接盘。然而在下家在斥资1500万元买入后,股价不断下跌且出现较大亏损下,盘方却不付尾款。

图1 直播中的叶飞


对此消息,中源家居发布公告澄清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董监高均未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委托有关盘方购买股票,开展“市值管理”,公司实控人、董监高也未接触或与蒲菲迪、叶飞相识。然而,这一解释并未熄灭市场舆论热度,相反有进一步发酵迹象。

5月13日,证监会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交所已启动排查程序,并要求公司进行自查。对于以市值管理之名实施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行为,证监会秉持“零容忍”态度,一旦发现上市公司及实控人、基金等机构从事或参与相关违法违规活动,证监会将一查到底、依法严惩。

从二级市场走势来看,中源家居近期确实怪异,股价走势暴涨暴跌,被投资人质疑有“杀猪盘”团队的存在。特别是3月31日以来,其股价自30元的高点附近快速下跌,4天内跌幅超过了30%。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蒲菲迪曾在多家中小型私募任职。2015年时,蒲曾在四川银时投资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6月注销)任总经理,现在是莘天使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大股东。蒲菲迪也曾有过不错的基金管理业绩,据私募排排网统计,蒲菲迪管理的“莘天使小牛16号”曾是2019年11月的复合策略收益冠军,当月收益高达39%。

公开资料还显示,蒲菲迪也曾卷入过一些民间借贷纠纷中。据裁判文书网,蒲在没有证券从业资格的情况下,出借股票账户给其他人炒股,借款+保证金达4亿元。

那么,叶飞要举报的18只有坐庄行为的股票有哪些呢?

5月14晚,叶飞在一直播APP上做了直播,《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叶飞提及的个股主要有:昊志机电,众应互联,隆基机械,今创集团,法兰泰克,华星创业,中源家居,东方时尚,维信诺。

对于叶飞提到的公司,记者也试图向部分上市公司求证此事,但截至本文发稿未获回复。本周一开盘,上述个股纷纷大跌,东方时尚、隆基机械等跌停。

多位牛散蹊跷抱团

除中源家居外,一家科创板环保股上榜

从上市公司流通股东情况看,上述上市公司均有不同寻常之处。《红周刊》记者独家发现,叶飞所提到的公司十大流通股东普遍呈现出:牛散+中小私募抱团的情况,部分公司还有社保或公募基金的存在。

譬如,《红周刊》记者注意到,2018年以来,中源家居的流通股东均长期以牛散为主,且变动频繁,风格上基本以快进快出为主。譬如,2020年,一位名为“尤颖”的牛散持续增持,一度成为第三大流通股东,但到2021年1季报时,其从十大流通股东中彻底消失。和“尤颖”同进退的还有另一位牛散“王正”,其也曾是中源家居2020年底时的最大流通股东。

图2 机构和牛散抱团持有中源家居

另外,2019年底时,另一位牛散“吴兰娣”还曾短暂持有过中源家居,2020年1季度时也从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位牛散还曾在今年1季度共同抱团增持了一家科创板环保股,该公司是去年三季度上市的次新股。

昊志机电是被叶飞点名的另一家公司。牛散“汤秀清”、“刘雨华”都是其十大流通股东。《红周刊》记者意外发现,“汤秀清”、“刘雨华”还曾在相同的时间共同抱团持有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皮带轮、锥套等机械传动零部件制造商,而同期重仓的还有一家知名量化策略私募——明汯投资,而明汯投资同样也在2020年时还一度重仓持有过上述三位牛散持有的科创板环保股。

证监会点名周万沅违规交易众应互联

利通电子、仁东控股背后暗藏“坐庄”魅影

被叶飞点名的公司还有众应互联。据上市公司2020年报,众应互联的第三大流通股东为知名外资UBS AG,而UBS AG在今年一季度还新进了仁东控股。仁东控股是在2020年11月突然闪崩的,股价从65元的历史高点杀跌至今年2月底的7元。对于仁东控股,多方质疑其幕后有“杀猪盘”在操控。

更加能证明众应互联背后有“庄家”存在的证据是来自于证监会。2020年3季报显示,第8大股东为上海方圆达创(有限合伙)旗下的“方圆-东方9号私募基金”。《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据证监会今年1月底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周万沅作为方圆达创(有限合伙)的实控人(也是“超级牛散”),通过“方圆东方9号”等13只私募基金违规交易众应互联,且在构成举牌后未作披露。最终,周万沅被罚款360万元。

隆基机械也是“叶飞概念股”之一,其同样具有着强烈的“牛散抱团”特色。Wind显示,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9人为自然人,其中,第6大流通股东孙彭丰曾是宁波韵升的股东之一,巧合的是,UBS AG也曾在2020年底短暂重仓了宁波韵升,但很快又减持消失。宁波韵升的另一位牛散股东为周顺华,后者也曾在2016年出现在某制药的股东名单中,而该制药也曾因“杀猪盘”事件被舆论和监管层关注。

除了诡异的牛散抱团外,叶飞还点名了某知名券商。据中源家居一季报,第五大新进股东为该券商,持股55.2万股,按照3月底的入场价,恰好与叶飞爆料的券商资管“1500万元接盘中源家居”一事相匹配。叶飞的电话录音显示,该券商的基金经理已被停职,原本属于其的85万元费用也未到位。

《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中源家居一季度末时的新进第七大流通股东为三方资产管理(深圳)公司发行的私募基金“三方资产正金泽之FOF一期”私募基金。除了重仓中源家居,三方资产旗下4只基金还在同一时间大举增持了利通电子。另外,前海泽信投资旗下的“泽信好朋友”私募基金也是利通电子的第三大股东。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三方资产的总经理李海山之前曾在前海泽信投资担任研究总监。

除了上述私募,利通电子新进的第九大流通股东为牛散刘俊聪。刘也是中源家居的第四大新进流通股东。那么,在三方资产、牛散刘俊聪等股东身后,是否有一个群体在“坐庄”利通电子?周一上午,利通电子跌幅约8%。

此外,今创集团的新进牛散之一为柯素华。还重仓了荣科科技,周一开盘后,两只个股也均跌停。另外,荣科科技的股东之一还有屠巧燕。柯、屠两位牛散在一季度时曾大举增持碳元科技。

中间人+基金经理提成达总资金的6.5%

在上市公司“市值管理”过程中,中间人也很关键,其在双方交易中起到了撮合作用。而对于这一环节,《红周刊》记者亦试图通过电话联系叶飞提到的疑似众泰汽车投行部总经理陈庆波等中间人,但未获回复。对于陈庆波就职于众泰汽车的线索,虽然记者未能找到真实证据,但据领英网站信息,众泰母公司铁牛集团的投行负责人姓名为“陈庆波”,该人疑似叶飞所提的中间人。

那么,一家公司进行市值管理需要的成本是多少呢?《红周刊》记者获得的叶飞电话录音显示,中间人和券商的基金经理应拿到相当于总资金6.5%的费用,即1500万×6.5%≈100万元。

关于叶飞其人,公开资料显示,其管理的“倚天雅莉3号”曾夺得2015年阳光私募前五月的冠军,绝对收益率高达333%,但在“股灾”后,证监会公告,叶飞涉嫌操纵信威集团、晋西车轴等5支股票,被没收所得664万元,并处1991万元罚款。

图3 叶飞此前还举报了华钰矿业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乐鱼官网》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乐鱼官网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乐鱼官网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乐鱼官网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